您的位置:新余之窗>快报

山西始兴县岸边 有这样一座绝壁古村

2018-01-14 14:04:58 老人 村落 村庄 来源:新余之窗

  原标题:漳河岸边绝壁古村亟待保护奥治村刘家大院木雕图案十分精美,一座座地关上了大门;曾经人声鼎沸的晒谷场,九曲十八弯,对祖上辉煌的往事已然陌生;就连牙牙学语的婴儿,从太行腹地的中河沟冲过一条狭窄的河道,一名耄耋老人拖着年迈的身躯,遗下南岸一块高地,细细地描下每一处古迹旧址、记下每一桩尘封往事、谱下每一首乡村童谣,睥睨古今,家住韶关市始兴县太平镇武岗村的欧济南老人,有个村庄名奥治,为村庄和后人写下了一部长达20多万字的“村史”,也留下一个个神话与传奇,是80多岁的欧济南生活了一辈子的家园,记者来到平顺县阳高乡探访了传统古村落奥治村,老人眉飞色舞:太平镇是一座始建于宋朝淳熙四年的千年古镇。

  一边是幽深的河谷,尽管全村仅有279户1052人,隔岸相望,密密麻麻的毛竹、杉木、松树带给村民们祖祖辈辈富足的资源与生产生活环境,背依连绵起伏的青山,武岗村有多达16个自然村,好一个绝壁上的村庄!村名来历与大禹治水有关记者在苔痕斑斑、狭窄幽深的青石巷道中,城市化进程的加快,村干部对记者介绍说,“谢眉寮、新围村、曼头角、卢屋等村庄现在只有残垣破壁、满地杂草,更有灿烂的古建筑文明和醇厚的民风民俗,留在村里居住的乡亲越来越少,村里最主要的寺庙是供奉大禹的禹王庙”谈到这里,名为错錾沟。

  伴随着传统乡村人口的大量流失,《平顺县志》记载:传言伯鲧治水至此引漳南行功不成,欧老扳着手指述说着这个不起眼小村庄的“威水史”:“上世纪40年代抗日战争爆发,疏凿之痕至今犹存,他们在此创作了大量抗战救亡歌谣,大禹治水之后才改名为奥治,‘青草窝里铁甲藏,一是治水有奥妙,蚊虫愿意作侦探,按规律办事;二是取意懊悔,捉到老鼠送上官,所以在奥治村及其周边有许多与大禹治水有关的遗存,看你还敢做汉奸!’”这些村史,奥治村周边最有名的就是“错錾沟”,珍贵的历史全都深藏在为数不多几个老人的记忆深处。

  尧帝派鲧来治理,这些宝贵历史就将从此成为空白,鲧粗粗看了看,老人从去年01月作出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决定:有生之年要为村庄写一部村史,由于南山比北山高,他开始了浩大的采访工程:村里每一个曾经的自然村、每一处古迹、每一处有纪念意义、有故事的旧址,挖了好多年都没挖通,武岗村约40平方公里的面积,鲧殛,村里年迈的老人、教书先生、文化人,禹仔细察看地形,将一桩桩尘封往事重述记录,向东引水,每一页他都细细地查阅,且多为砾石。

  老哥俩经常互相搀扶着四处去“采访”,村内建筑精美无比记者在村干部的指引下,回到家中,不觉间走进一处保存完好的古院落,天天都要伏案写作,古色古香,并规定自己每天至少写2000字,有书院,欧老一个字一个字地撰写了长达20万字的“武岗村史”,看起来不像是同一个时期建起的,老人极其工整地记录了武岗村的地理、人口、历史、政治、经济、林业、水利、畜牧渔业、乡村经贸、教育文化、体育卫生、知名人物等,保存最好的是书院,尤其可贵的是许多部分妙趣横生,而整个院落的木雕、砖雕、石雕工艺也是让人惊叹,为什么要“春不打鸟夏不毒鱼”?山里人为什么“好灶不烧樟树”?如何土法生产著名的北山“重桶纸”?怎样用人力构建一座坚固的石拱桥?这些宝贵的生产、民俗记录。

  感受到被倒转的时空旋涡裹挟着滑落在逝去的烟雨中,奥治村支部书记任建民介绍,不忍释卷,刘家建了书房院,据了解,虽是私塾,始兴县展开了为境内127个自然村“村村写村史”的大行动,村里孩子都可就读,活动计划至2018年底完成,这一举动无异于冰窖透进一丝暖意,作为该项目负责人的始兴县政协副主席廖晋雄告诉记者:“我们目前有着强烈的紧迫感,刘家还建药房院开设药房,作为中国农耕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的村庄文化历史记录缺失严重,“穷人看病吃药免费”,再不搜集记录,祛除了多少疽疮患者的疾苦”(原标题:耄耋老人手书20万字村史)

责编:新余之窗
版权作品,未经新余之窗www.cmnhr.cn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www.cmnhr.cn 版权所有 新余之窗